1. <var id="jxytj"></var>
        <var id="jxytj"></var>
      2. <var id="jxytj"><strike id="jxytj"><small id="jxytj"></small></strike></var>

      3. <acronym id="jxytj"><form id="jxytj"><blockquote id="jxytj"></blockquote></form></acronym>
          首頁 > 頻道 > 育書坊 > 教育專題 > 幼兒 > 正文

          開學后 媽媽們為何比孩子還緊張

          核心提示: 最先打破寧靜局面的是“麗珊好媽媽課堂”“學齡前”微信群。“老師,我孩子開學上一年級了,我比孩子還緊張,應該做些什么準備呢?”接著是“小學群”的求助帖,“我孩子三年級,上學期臨近期末考試,每天早上在校門口都會肚子疼,送進學校,老師說也沒看出什么異樣來。如果開學后還肚子疼該怎么辦?”問題一拋出,媽媽們紛紛發言說有同感。臨近開學,“初中群”和“高中群”的媽媽陸續給孩子預約面對面心理咨詢了,希望給孩子進行心理調整,避免開學后“重蹈覆轍”……

          最先打破寧靜局面的是“麗珊好媽媽課堂”“學齡前”微信群。“老師,我孩子開學上一年級了,我比孩子還緊張,應該做些什么準備呢?”接著是“小學群”的求助帖,“我孩子三年級,上學期臨近期末考試,每天早上在校門口都會肚子疼,送進學校,老師說也沒看出什么異樣來。如果開學后還肚子疼該怎么辦?”問題一拋出,媽媽們紛紛發言說有同感。臨近開學,“初中群”和“高中群”的媽媽陸續給孩子預約面對面心理咨詢了,希望給孩子進行心理調整,避免開學后“重蹈覆轍”……

          “麗珊好媽媽課堂”微信群共有4000多名學生家長,很多人從不同維度講述著自己的焦慮。通過匯總,發現開學焦慮顯現以下特點:焦慮呈現低齡化;問題程度嚴重化;涉及學生普遍化;家長比孩子更焦慮;借助心理輔導消除開學焦慮的比例逐年提高。

          初始年級孩子和家長焦慮多

          韓玲的兒子宋博文剛剛上一年級,兩周內她幾乎天天被老師請到學校,大多數都是紀律問題——“孩子上課下座位,在教室里亂跑”“上課玩玩具,不聽講”“孩子不經同學同意,拿人家的筆”……

          韓玲太崩潰了,她從懷孕就開始閱讀大量育兒書籍,從孩子三歲起就帶他上各種興趣班,不用各種條條框框約束孩子,讓他自由生長……但這個“快樂”過度了,每次興趣班都因為紀律問題被老師告狀,于是另報其他班,但不遵守紀律的狀況卻一直延續。韓玲自行將孩子的情況和網上說的阿茲伯格綜合征進行對比,覺得太相像了,這讓她萬分憂慮。她給孩子報了提高專注力的訓練,但幾個療程后沒有一點效果,如果孩子真有病,未來可怎么辦呢?

          后來我見到了宋博文,他個子高大,性格爽朗,語言表達能力強,比同齡人各種能力都占優。他規規矩矩坐在沙發上,和我認真地聊天。從他的表述中,我基本還原了他的經歷,上興趣班時,喜歡發問,活潑好動,老師起初很喜歡他,包容甚至縱容他的調皮,而當他的行為影響課堂秩序,引起別的小朋友家長投訴后,又會對他批評、嫌棄……他覺得老師都是“壞的”“非常討厭!”

          小男孩宋博文其實是在度過初始年級適應期,初步判斷,他并不具有阿茲伯格綜合征的一般特征。幼兒園入園、小學一年級和初一年級,這三個初始對于孩子的人生來講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孩子進入幼兒園開始社會化,家長仿佛向社會提交了第一份答卷,內心充滿了擔憂。升入小學,學習成績的比較讓家長的焦慮升級。對于新一年級的家長來說,暑假應當注重培養孩子的適應能力,幫助孩子順利度過幼小銜接。而小升初階段,則是孩子需要自己解決學校生活中遇到的溝坎。人生各個階段對人的要求不一樣,跨度大,所以初始年級的學生和家長出現焦慮的概率更大。

          在咨詢中我發現小學一年級家長的主述內容如出一轍:孩子沒有規則意識,總是違反紀律,注意力不集中,等等,仿佛出現了“同一癥狀”,但究其原因卻各不相同,解決方案也因人而異。

          宋博文智力發育良好,但嚴重缺乏規則意識,從小在老師的批評中成長,已經出現低自尊傾向,針對他的情況,我給韓玲的建議是:

          重視孩子規范的養成。反復犯錯會固化孩子挑戰學校規則的形象,停止課外興趣班,讓孩子專注于學校學習。課外班對學生的紀律要求和學校的要求并不一致,容易造成孩子對紀律標準模糊不清。

          和老師充分溝通,將孩子的成長經歷告訴老師,并表示會對孩子的行為問題積極關注,愿意改善,贏得老師的理解。為了避免孩子因為經常被批評,母親一方面從老師那里獲知在校行為規范,在家里指導孩子落實,另一方面懇請老師不要當面訓斥,避免孩子產生“破罐破摔”的心理。

          幫助孩子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最初階段,可以陪伴孩子學習,既要有助于養成良好習慣,也幫助孩子收獲良好的學習成績,樹立自信心和自尊心。

          幫助孩子建立人際界限感,通過角色扮演,設置各種情景,告訴孩子如何與同學有分寸地相處。

          “帶病成長的孩子”新學期會不治自愈嗎

          王逸軼不像母親關希那樣雷厲風行,而是文靜內向,自尊心強,盡可能把所有老師交待的事情做好。小學一~四年級,王逸軼不需要父母過問學習,成績始終是班里前十名。但五年級時,身體突然出現問題,上學時在學校門口干嘔或嘔吐,但關希帶她去醫院檢查,卻無任何疾病。起初,關希覺得王逸軼可能學習壓力有點大,也許休息一陣就會好,沒有太理會。凡是嘔吐,當天就不送孩子去學校了……小升初進入普通中學后,關希明顯感覺孩子放了。可第二學期又開始嘔吐,一旦嘔吐,就會好幾天不去學校……三年了,關希始終沒有找到女兒嘔吐的原因,對孩子能否繼續上學完全沒有把握。臨近開學,關希天天失眠,擔心女兒舊病復發,這日子怎么熬呀?

          王逸軼屬于典型的“內外不一致”型的孩子,表面上平靜如水,而內心卻驚濤駭浪。經過比較長時間的觀察,確認我是可以信賴的人之后,她開始向我吐露心聲。原來,最讓她感到不安的是自己的家庭。父母多年來感情不和,母親賺錢多,很強勢,但父親也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抗爭著……王逸軼從小內心缺乏安全感,不愿跟父母說心里話,更不愿向他們求助。五年級學習壓力加大后,她力不從心了,但父母對分數的要求越來越高,孩子的負性情緒爆棚。漸漸地,學校生活越來越不能讓她感到快樂,以至于痛恨上學。

          孩子對父母婚姻的質量是十分敏感的,他們的一切安全感都來自家庭的穩定和諧。從系統派家庭治療的角度看,孩子出現問題,往往是在“代替整個家庭承擔過錯”。王逸軼的表現是典型的“軀體化”,當人的心理壓力達到一定程度,身體出現諸如頭疼、持續低燒、嘔吐和消化道系統疾病等癥狀,應首先到醫院進行徹底的身體檢查,如排除生理有器質性病變,就可以考慮是心理疾患,接受系統的心理咨詢。孩子出現心理問題,父母不要僥幸抱著“樹大必直”的想法,貽誤心理咨詢的關鍵期。

          王逸軼三年來不明原因的嘔吐,父母未加重視,一年又一年地“對付”,使得孩子每個新的學年都舊病復發。不完整的就讀經歷使王逸軼對學校的畏懼已經條件反射了,她落下了許多知識,不知道如何與同學相處,覺得自己沒有可取之處,改變變得更加艱難。害怕舊病復發是學生和家長新學期的焦慮之一,但因為這種局面往往是長期形成,并隱含深層次原因,要想獲得根本性改善,這樣的家庭恐怕要進行比較長時間的咨詢。

          針對他們的情況,我給出的具體建議:

          到醫院進行全面的體檢,排除生理疾病的可能性。

          父母進行婚姻治療,告別博弈狀態,消除內在的委屈,告別負性情緒。

          父母注意用心陪伴女兒的成長。

          王逸軼逐步梳理知識,從一點點進步中獲得自信心。父母積極和學校溝通,請學校給予配合,讓孩子有勇氣逐步回歸學校。

          為何我的孩子沒進“頂尖班”

          剛開學,我就接到家長鮑芳的電話:“麗珊老師,我要替女兒討個說法,為什么我女兒就不能進頂尖班?難道單親媽媽就得被欺負?我們是普通老百姓,是不是就得認命……”激憤的情緒讓這個媽媽說話的聲音都變調了。

          原來,李欣初中成績優異,中招咨詢時,招生老師承諾可以讓她進尖子班。本來,鮑芳非常以女兒為驕傲,這個媽媽婚姻不幸,孩子三歲時和老公離婚了,但女兒的學習成績一直令人欣慰,整個暑假她逢人便說女兒已被高中尖子班錄取,但最終的錄取結果令她大失所望。

          開學第一天公布分班結果,李欣進的是普通尖子班,而和她同樣分數的初中同學卻進了頂尖班。鮑芳氣憤極了,她不讓女兒進自己的班級,強行找了一把椅子放進頂尖班,讓女兒坐進去。李欣不去,想回自己班,但鮑芳堵著班級門口,不讓女兒進去。娘兒倆在樓道里僵持,李欣無奈,跑到操場上哭,“我哪個班都不進了,我不上學了……”開學半個多月,鮑芳天天在校長室里糾纏,而李欣前幾天坐在備用教室里自習,最近一周已經不去學校了……

          通過跟李欣談話,我了解了李欣的童年生活,父母離婚后,他們的戰爭還在持續,而每次涉及孩子生活費問題,媽媽就讓李欣給爸爸打電話要錢,在媽媽嘴里,爸爸一無是處,“周圍人都很壞”,說李欣太懦弱,不敢與人競爭……“我媽的做法讓我沒臉見人了,再也不想走進那所該死的學校……”

          鮑芳和李欣“嵌入式”親子互動,使母親把孩子作為自己生命的延續,把培養孩子成功作為自我價值的體現。而鮑芳的人生經歷使她產生了“被害模式”,將自己人生中各種不順遂投射到孩子身上,母親想讓孩子成為“生活的強者”,而事實上卻摧毀了孩子自信心。

          招生老師承諾的是尖子班,但同樣分數的同學進入頂尖班,這個結果激活了鮑芳的“被害模式”,在意識層面,她是為孩子爭取權益,但潛意識之中,她是與自己的命運抗爭……人人都可能面對社會與命運的不公,但涉及孩子時,作為父母,第一位要考慮的是保護孩子的成長環境,把對孩子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如果鮑芳有能力覺察到自己的問題,也許換一種方式與校方交涉,既能表達自己的意見,又能讓孩子度過新學校的適應階段。在日常心理咨詢中,我常常提醒家長別讓自己比較小的格局框住了孩子,更不要將自己的不順遂都歸咎于他人和社會,要讓孩子學會對自己命運負責的態度。

          我給鮑芳的成長建議是:

          將自己和孩子的生活進行剝離,嵌入式親子互動給孩子帶來太大的壓力,別因為自己的“執念”扭曲了孩子在同學和老師心目中的形象。

          與人相處中要以更加積極的態度,否則給周圍人帶來壓力,也讓自己深陷痛苦難以自拔。

          鼓勵孩子回她的教學班開始正常的學習生活。

          我對李欣的成長建議是:

          嘗試著理解母親的一些言行,人的成長經歷影響著她看待世界的態度。

          做自己生命的主人。李欣擔心換班事件影響她在同學心目中的形象。我建議她用優秀的成績、善良的品格來展示自己,是同學與你互動,并不是母親與你互動。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翟元昊
          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