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ar id="jxytj"></var>
        <var id="jxytj"></var>
      2. <var id="jxytj"><strike id="jxytj"><small id="jxytj"></small></strike></var>

      3. <acronym id="jxytj"><form id="jxytj"><blockquote id="jxytj"></blockquote></form></acronym>
          首頁 > 頻道 > 育書坊 > 教育資訊 > 教育快訊 > 正文

          山東留學生就業素描:海歸都去哪兒了

          核心提示: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越來越多的父母選擇將孩子送往國外留學,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為54.45萬人,較2012年增長14.49萬人,累計出國留學人員將近500萬人。

          “鍍金”歸來海歸都去哪兒了 山東留學生就業素描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越來越多的父母選擇將孩子送往國外留學,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為54.45萬人,較2012年增長14.49萬人,累計出國留學人員將近500萬人。

          在山東選擇出國求學的人也越來越多。十多年前每送出7人留學,迎回1人;而如今,“送出7個,回來8個(帶著家屬)”的段子,或許正在成為海歸的真實寫照。據2017年留學人員回國服務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公布的數據,截至2016年底,我國留學回國人員(以下簡稱“海歸”)總數達265.11萬人,僅2016年就有43.25萬留學生畢業回國,新增海歸人數已經超過高校畢業生增量。

          隨著山東經濟的快速發展,為海歸們創業就業提供了更加廣闊的發展平臺,愈來愈多的海歸選擇回家鄉發展。記者調研山東海歸群體,探究“鍍金”歸來,海歸們都去哪兒了?

          就業:按部就班也是一種成功

          路川去年從新西蘭一所高校研究生畢業后,選擇一大型銀行工作。剛入銀行,路川被分配到營業部現金業務部工作,他每天的工作是負責各類日常柜面個人業務辦理。

          “存取現、結售匯、匯款、定期理財等等,比較瑣碎,和上學的時候學習的專業技能基本上沒什么關聯。”路川大學專業是市場營銷,課程比較雜,而銀行工作內容較為機械性:“必須按照規章制度規定的操作流程一步一步的操作,不允許有任何差池,甚至是捆現鈔的時候手指怎么拿、捆鈔條扎在什么位置都有明確規定。”研究生畢業的路川,每天在柜臺上重復性地操作著這些簡單機械的工作。

          “這些業務看似簡單,有人甚至覺得誰做都可以,但是事實上并不是這樣。”路川所在銀行負責營運的行長告訴記者,一個人的知識積累決定了其工作的思維方式以及綜合能力,業務操作流程雖然簡單,但是如果能夠在高強度、高壓力下,做到每天經手數百筆甚至上千筆業務不出現差錯,幾乎是不可能的,這就考驗一個人的綜合能力了。

          “我的入職薪水是每個月3500塊錢,扣除五險一金等,每個月到手兩千來塊錢。”工作一年多,由于表現出色,單位在今年5月份給路川加了薪,“三千多塊錢的工資還是不多,每個月開支仍然比較緊張。”但是路川更看重銀行工作的穩定性以及發展前景,“但是相比很多行業,這份工作從長遠來看,只要努力工作,成長空間很大。”

          在采訪過程中記者了解到,同國內畢業生一樣,大多數海歸選擇了就業這條路。“盡管孩子出國讀書花費比國內大,但是在學習過程中開闊了眼界,有許多在國內無法經歷的事情,對他的人生、成長、思維等等都有一定的影響。”鄭之誠的母親王女士在他讀高二的時候就將其送到澳大利亞,勤奮努力的鄭之誠順利考入世界排名前50位的墨爾本大學。“希望孩子能有份穩定的工作,平平安安、按部就班就很好。”

          畢業后,鄭之誠回到青島進入一家金融公司工作。“剛開始的時候單位安排我去營銷部門,每天銷售各類產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回想初入職場的時候,鄭之誠用“年少輕狂”形容。鄭之誠坦言,那時候覺得自己很牛,誰都不放在眼里,對銷售的工作也十分不屑。由于工作表現不好,領導對他極不信任,這讓鄭之誠產生極大的挫敗感。“不止一次想過要辭職,但是又想到必須要證明自己,所以咬牙堅持下來。”思想扭轉過來的鄭之誠開始用心工作,半年以后拿下一單大業務,令同事們刮目相看。此后鄭之誠更加勤勉,逐漸成為部門業務骨干。如今,鄭之誠早已被調至單位核心業務部門,成為部門的負責人之一,薪水也從三千多元的月薪漲至數十萬的年薪。

          對于就業,鄭之誠認為:“按部就班并不代表沒有出息,任何平凡普通的工作,能盡善盡美、做得比別人更出色,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也是一種成功。”

          創業:年輕就要多“折騰”

          “其實一開始并沒有百分百的信心創業,只是不知道要找一份什么樣的工作,所以才被迫走上創業這條路的。”當身邊的同學們都在因接到大公司OFFER而欣喜的時候,徐嘯看著被退回N次的簡歷暗下決心:“都不要我那就自己干!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在回國前一晚的送行宴上,看著桌上的美食,徐嘯靈光一閃:何不將異國的正宗美食搬到自己的家鄉。于是,徐嘯打定主意要開一家西餐廳。選址、試菜、裝修,徐嘯用了8個月時間完成了餐廳營業準備工作。餐廳開業后,由于口味正宗、服務細膩,徐嘯餐廳的生意一日好過一日。如今徐嘯已盤算著開設分店。回憶創業至今的經歷,徐嘯感觸良多:“趁著年輕,有想法,有精力,有時間,就要多折騰一下,不要等老了后悔。”

          與徐嘯的被動創業不同的是,齊彥博從大一時期就開始自己創業。那時候,剛到加拿大的他看準接待新生的生意,便在自己還是新生的時候挖掘了人生第一桶金。大學期間,齊彥博拓展了留學中介業務,將服務從接機延伸至學校申請、尋找寄宿家庭等一條龍。此外,又自主開發了名為家庭廚房的送餐平臺,日訂單量達400-500單,營業額在5萬元以上。

          去年畢業回國后,齊彥博在濟南成立信息科技公司,充分利用互聯網的可復制性、傳播性、推廣性強等優勢,開展產品推廣。齊彥博告訴記者,今年9月29日公司產品將正式在天貓上線;10月底,跨境電商渠道打通,這一次,齊彥博要將中國女裝銷往歐美市場。“感覺一天24小時不夠用,能有48小時就好了。”被朋友們稱作“工作狂”的齊彥博每天都十分忙碌,當記者問他工作動力時,齊彥博告訴記者,“當自己還沒有一個億的時候,一切愛好都是賺錢。”

          賦閑:理想很豐滿但現實很骨感

          小周從澳大利亞一所高校畢業回國后,與朋友合伙開了一家洗衣店。“最初的時候,我們計劃做高端這一塊,包括上門取件、上門送件等服務。”定位高端洗衣后,小周選擇在一家高檔商場內租下一間店面,并花了三十多萬進行裝修,此后購買設備、雇傭人工等,前前后后的投入超過百萬。“開業之后的訂單基本上都是朋友們支持的,除此之外業績并不樂觀。”洗衣店開業之后,小周的生意卻遠沒有想象中那樣顧客盈門。小周告訴記者,洗衣店每個月的總費用高達十幾萬,但是營業額卻少得可憐,“最好的時候一個月幾萬塊,不好的時候幾千塊錢吧。”由于虧本嚴重,小周不得不調整市場方向,將洗衣店搬遷至一中高檔小區,然而業績依然不盡人意。最終,在勉強運作了15個月后,小周在今年七月份關閉了洗衣店。

          在總結經驗教訓時,小周認為失敗的原因主要是“對市場定位把握不清楚”“想的太簡單”“盲目追求高檔”等,“失敗是成功之母,好好總結一下,就當是為以后鋪路吧。”目前,小周還沒有創業計劃,“和朋友們再考察一下,找找好的項目。”

          閑在家里的還有鄧欣(化名)。“回國已經兩年多了,畢業這兩年也沒做什么事,現在在家閑著,無聊的時候就跟朋友做幾單代購。”

          鄧欣回國后,曾在一家銀行做過幾個月的柜員。“干柜員很辛苦,每天坐著不動,排隊的人看不到頭,而且工作時間很長,早上八點到單位晚上八九點才下班,周末還經常加班。”鄧欣告訴記者,頭幾天還比較興奮,但如此高強度的工作讓嬌生慣養的她無法適應,“因為經常遲到被領導罵,真想撂挑子走人,但是因為是家里托關系才找到的工作,又咬牙堅持了幾個月。”最終,鄧欣由于實習期表現不佳被單位勸退。

          此后,家里又給鄧欣聯系了幾份工作,但是由于種種原因都沒有堅持下來。“(鄧欣)一會兒想做這個一會兒想做那個,自己沒有主見,看見朋友做什么她就要做什么,也聽不進長輩們的勸導。”老大不小天天閑在家里的鄧欣讓媽媽很頭疼,鄧欣的媽媽告訴記者,前前后后托關系幫她找了五六份工作,都半途而廢。

          談及未來的打算,鄧欣坦言“很迷茫”,當問及什么樣的工作是她的理想工作時,鄧欣告訴記者:“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她表示,“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有時候看到別人做得很好,自己也想試試,但是真正去做的時候就會有很多問題,感覺做什么都不容易。”“人生充滿了不可思議,如果只是簡單地看到海歸留學生第一年的低收入或者他們目前的境況,如此下結論還太早。”一大型金融機構人力資源趙經理認為,留學生和國內的大學畢業生相比,不能說海歸就具備絕對優勢。但從外語能力和適應能力、生存能力來看,海歸的優勢更明顯,“海歸學生和家長,都需要沉下心來。”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翟元昊
          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