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ar id="jxytj"></var>
        <var id="jxytj"></var>
      2. <var id="jxytj"><strike id="jxytj"><small id="jxytj"></small></strike></var>

      3. <acronym id="jxytj"><form id="jxytj"><blockquote id="jxytj"></blockquote></form></acronym>
          首頁 > 頻道 > 育書坊 > 教育資訊 > 教育快訊 > 正文

          大學生租房熱 “換房密集期”一樣的租房不一樣的理由

          核心提示: 年節剛過,這樣的時間往往是租房市場中的“換房密集期”,在城市里生活的房客往往會因為租金、未來發展等問題進行“換房”“退租”,然而鮮為人知的是,租房市場的客戶中,有不少是大學生。

          年節剛過,這樣的時間往往是租房市場中的“換房密集期”,在城市里生活的房客往往會因為租金、未來發展等問題進行“換房”“退租”,然而鮮為人知的是,租房市場的客戶中,有不少是大學生。

          或許是因為和舍友關系不那么融洽便準備下學期租房,或許是剛剛結束考研將自己租了半年的合租公寓退租,或許是找到了一份寒假實習正在尋租……這些“房客”和傳統房客不同,他們大多需要父母資助,帶有鮮明的個性,缺乏社會經驗。當大學生掀起租房熱,宿舍之外的生活或許沒有想象中的單純美好。

          一樣的租房,不一樣的理由

          無論是為了考研、準備出國、面臨實習,還是因為談戀愛、和室友關系不和,近年來,大學生租房已經不是什么個別現象。宿舍之外,每一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故事和理由。

          2017年7月,剛剛從湘潭大學畢業的孫恒在學校周邊租了一間房子,準備著自己的第二次考研之旅——2016年,他以3分之差與自己的理想院校中國傳媒大學擦肩而過。決定再戰一年的那一刻,孫恒就立刻去學校周邊尋找租房信息。

          在他看來,只有重新回到學校去學習才能讓自己的學習效率最大化。“這里的環境沒有陌生感,有著一流的學習設施和條件,還有一群一起備考的同學,給自己源源不竭的動力和支持。”他坦言,如果沒有一同備考的這些同伴,自己一個人很可能堅持不下去。

          由于是第一次租房,孫恒在找房子的過程中遇到許多波折。“學校附近大多是整租的房子,價格對于一個學生來說非常昂貴。”為了去附近看房方便,孫恒還向同學借了一輛摩托車,每天迎著烈日出門。最終,通過相互引薦,孫恒結識了一起考研的兩個學弟,共同租了一個房子。

          因為有著共同的目標,孫恒和合租的朋友相處也非常愉快。學習疲憊或者遇到困難的時候,孫恒還會和合租的朋友一起圍坐在一起,買來食料,涮起火鍋,釋放身上的壓力。他覺得,無論今年考研成功與否,這段一起奮斗的日子都值得自己一生銘記。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調查發現,租房的大學生中,情侶租房十分常見。

          北京體育大學就讀研三的李蓓(化名)和男朋友相識大學校園,兩個人想要營造屬于自己的“二人世界”,但學校集體宿舍的規章制度又不允許。如今,恰逢研三,臨近畢業,兩人在學校已經都沒有課程任務,經過商量后,他們決定在校外租間房住。

          李蓓表示,對于兩個人要在一起住,自己的媽媽一開始是有顧慮的。“男方家長可能覺得無所謂,可是畢竟女孩子更讓人擔心些。”對于父母的擔心,李蓓自己也經過了慎重的思考,與家里人也進行了溝通。

          “我們現在都是成年人,都有理智,不像剛成年的高中生大學生那么青澀不成熟。而且我們研究生即將畢業,馬上就要步入社會參加工作,應該有能力為自己的感情和未來負責任。”李蓓說。

          “獨立生活”的代價幾何?

          離開學校管制,遠離幾個人擠在一間屋子里的生活,不用再擔心斷網、斷電,不用再費盡心思維系“塑料室友情”,不必再為別人的生活習慣自我妥協……這些誘人的理由,讓不少經濟條件允許,并且“追求獨立”的大學生們走出校園,租房生活。

          2017年2月,新浪微博“學術大觀察”聯合微信公眾號“理想島”就中國高校研究生住宿狀況及滿意度展開的調查統計顯示,26.10%的研究生對其住宿條件表示“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而選擇“非常滿意”或“較為滿意”的受調查者占比40.04%,其余33.86%的受調查者選擇了“差強人意,還算湊合”。

          “出來住真是爽飛了!”沈末(化名)是北方一所高校的大二學生,她的學校位于開發區的大學城。高中住校的經歷讓她厭倦了宿舍生活,一上大學,她就在這個城市的外環與人合租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新房。

          “現在和我一起住的妹子和我很合得來,不用處理什么復雜的人際關系。而且從我這里到學校只需要幾分鐘,上課也很方便。不過因為我是文科類專業,課程也比較少,所以我變得越來越宅了,大部分時間不出門,就在家里待著。”沈末說。

          然而,沈末也有不得不出門的時候。

          “要交房租啊!這是最大的弊端了。天天要算房租物業水電煤氣費,有時候還想在自己的小屋里添置一些東西,哪兒都需要錢。父母給我的生活費早就見底了,所以我只好出去打打工,不過我覺得這也挺鍛煉人的。”沈末說。

          和沈末一樣,租房之后,除了需要去學校處理事務的情況,李蓓和男朋友很少回學校。“在外租房讓我們有了更多私人空間,共同生活也增進了我們的感情。即使會有摩擦和爭吵,我相信如果兩人情到深處,共同面對困難,那么也是一種成長。”面對未來,李蓓充滿樂觀。

          不過,為了方便,目前李蓓和男朋友還是選擇在離學校不遠的中關村附近租房。他們租住的房間大小只有10平方米左右,放張床放張桌子基本就沒有什么活動空間,可是即便是這么狹小的空間,每月的房租也要2000元。“兩個人住確實局促些,可是也沒有辦法,房租實在太貴了。”她說。

          出去還是回來,這是一個問題

          房租太貴、社會經驗太少,當大學生追求宿舍之外的獨立生活時,他們往往發現,“獨立”“自由”并不是那么輕松的口號,在這背后,他們需要承擔的是高昂的房租,和黑幕重重的租房市場。

          于是,租房熱潮背后,有些大學生在體驗過租房生活后,又悄悄改變了主意。

          張雪(化名)是燕山大學的研一學生。自入學之后,她就飽受宿舍休息問題的困擾。“個別舍友不太考慮別人的感受,每天晚上都要熬夜到一兩點鐘。早上起床后就把宿舍大燈打開,洗漱動靜特別大,只要她起來,其他人都得被吵醒,非常影響睡眠質量。”張雪說。

          張雪計劃在研二的時候出國交換學習一段時間,于是在一個半月前,她準備起了雅思考試。為了在考試之前保證良好的睡眠質量,她決定暫時搬出去住一段時間。“在我看來,這是一個深思熟慮的決定。環境如果不適合了就要去爭取改變。”于是,張雪在學校附近租住了一個單間,她坦言,這段時間休息的比較好,心情也很舒暢,學習效率提高了很多。

          但是,考試結束后,張雪決定年后重新回宿舍去住。“長期在外面租住,經濟壓力還是挺大的。再者說,我與舍友也沒有似海的深仇,雅思考完了,隨時有可能重新回到宿舍中去。”她說。

          大學生租房住,對于高校管理也是一個考驗。

          一位來自北京市某高校法律系的同學目前租住在學校的教師公寓中。他表示,自己在外租房常常要提防學校發現。“如果老師發現的話會批評,并且還要寫個保證書,說自己在外面住,發生的一切后果自己承擔,與學校無關,而且還要父母同時簽名”。

          而隨著科學技術手段的不斷進步,高校在后勤管理上也開始通過大數據等手段,讓學生們的宿舍生活不再是一種“將就”。

          中國人民大學學校公寓管理部門相關負責人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廣泛應用信息化技術,不斷深入推進學生公寓精細化管理。在學期開始之前,后勤集團會發布新生住宿習慣調查與新生床上用品預訂網址,新生住宿習慣調查高度濃縮了作息是否規律等九類問題,全面了解學生們的住宿習慣,甚至包括身高、床上用品花色等。此外,國內公寓部聯合信息技術中心還開通了QQ服務群,為新生答疑解惑。

          對此,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撰文指出,我國社會在發生變化,大學的服務觀念也應該跟上。隨著大學生年齡漸長,學生學習習慣差異會更明顯,學習生活節奏也很不同,對隱私會有更高的要求。只有給學生提供更多選擇,才能減少宿舍生活的矛盾、沖突,提高學生對宿舍生活的滿意度。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翟元昊
          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爱